• <param id="E6TOm"><cite id="LSFTI"><source id="lSp6vrJaeu"><canvas id="PMZAXE"><samp id="8974263"></samp></canvas></source></cite></param><rp id="38026457"></rp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四十五章 地下室和生物实验室
        “所以,爷爷啊……”这是墨君第一次叫他爷爷,但他却感觉有些毛骨悚然,这种感觉真的不能说好。

         “实话实说,没什么不好的。”墨君笑了,但墨爷爷却觉得不好笑。

         这孩子绝壁是让老二给带坏。墨爷爷心里信誓旦旦的想着,面上却露出无奈的表情,似感慨又像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,默默地抹了一把汗——嗯,没有。

         自己这个孙子啊,真的是太缺爱了,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,导致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怪脾气,这真是自己的责任,有这么好一个孙子却没有好好管教,还好现在发现的早,不然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 至于怎么温暖自己的孙子……

         墨爷爷突然眼中闪过一丝暗芒,让墨君心中突的一跳,第六感告诉她,以后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    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墨君假装关心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真拿你这个小子没办法了,好吧好吧。”既然都发觉了,那就是迟早都要知道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们墨家,以前是一个军事大家的门派,专门干一些黑市的交易,从中获取巨额的利润,后来老祖宗发觉世道的改变,本来想金盆洗手,不干了,但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说到这里,墨爷爷好像开始回忆以前的事情,有些感慨。

         “轮到我当家主的时候,老祖宗金盆洗手已经有一阵子了,但也可能是作孽太深啊,有几个以前的老主顾找了过来,偏要我们墨家在跟他做生意,说什么当时签的合同是长久的,不能因为我们一方说不干就停止。之类的话……貌似是抓准了我新家主上任还没摸到规矩过来挑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但你爷爷我有那么好欺负吗?我去找了那个接头人,在墨家祖宅里找到了当年签约合同的复印件,这件事情才草草了事,只不过后来,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来拜访,找事情,阻止却又阻止不了,这真的是比较烦人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为了改变这样的现状,我们又开始做起了武器,只不过只是武器,并没有交易,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存着,我们墨家有着足够的积蓄倒不怕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自从偷偷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之后,来搞事的人倒是少了不少,但是这批武器,也给我们带来了麻烦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如你所见的,它们虽然都没有开封过,但这一年一年积累下来的煞气是我们最头疼的事情,这也是我们老祖宗为什么不给自己家里留一点武器的原因,只有放在天天见血的地方,才能压得住煞气。”

         煞气,只能用鲜血来压制。

    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岁月那把杀猪刀在吸收了墨君的鲜血后,那煞气的就被压制住了。

         墨君的血,可不是一般的血啊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批武器,已经是第四批了,每当煞气连法阵都按压不的时候,我们会就会把武器拆开零件都分配到别的东西上面,然后再做一批新的,周而复始。”

         听着自家爷爷说到这里,墨君也开始沉思——自己的岁月是怎么把煞气压制下来的啊?

         对于这一点,墨君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……那把刀,煞气挺重的吧,怎么压制的?”墨爷爷顿了顿,问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墨君这是实话实说。

         “唉,算了。这些武器,我们必须要有,但却十分麻烦,为了避免不让外人所发觉我们这个困难,所以我们从来不说。只为了维持我们的地位——”

         “就算墨家现在没落了,也没人可以欺辱。”

     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墨爷爷说的很重,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 墨君看见墨爷爷这个样子,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,只是思考了一阵子之后,反问道:“可是,武器并不是装饰物,它是要用的,你这样,算是雪藏了他们的锋芒。”

         墨爷爷听完,也是叹了一口气:“有什么办法呢,现在的帝国乱的很,幸存下来的家族,即使是没有元气大伤也不敢真的拿出武器来威胁帝国,原因不为什么,只为现在帝国的军队里面,有不少家族的少爷小姐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说罢,还好似感慨一般的说:“现在的家族,真的往往不如以前了……包括我们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那,那个生物实验室呢?”墨君打算趁热打铁全都问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那个空间本来就是建这个地下室的时候工程师多赠送的一个隔层,后来,有一年帝国陷入了病菌的感染,当时很多人都因为病菌而患病去世,为了研究这一类病菌,当时我们家族也加入了研究解药的队伍……这个实验室……就是用来研究那些想活已经活不成,想死却死不了的一群患病者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墨爷爷闭眼,那溃烂的皮肤,明明已经失去光彩还在滴流滴流转的眼珠子,以及一个肉身完好无损但体内骨架已经被剥离的尸体……

         “那后来呢?病毒消灭了吗?”墨君显然不相信这件事情会这么简单的结束。

         墨爷爷看出了他的想法,摇了摇头:“如果这个病毒真的会因为这些人的牺牲而消失那就好了,然而结果显然不可能是这样,每次都是到紧要关头,研究突破不了,而每天送入实验室的患者却越来越多,实在是走投无路了,那群科学家做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把病毒打入了自己的体内,解刨自己来寻找最后的答案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墨君听闻,眼瞳也是微微一缩。

         这样的职业精神……可敬。

         也疯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