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aram id="E6TOm"><cite id="LSFTI"><source id="lSp6vrJaeu"><canvas id="PMZAXE"><samp id="8974263"></samp></canvas></source></cite></param><rp id="38026457"></rp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二十七章 绛色凤纹裙
        随着轮回莲的拍卖完成,在场所有修士的激情都被调动起来了,都密切的关注着接下来要拍卖的各种珍宝。

         无极宫的三长老阳烈在看到轮回莲的拍卖已经尘埃落定之后,口中不由叹了一口气,无意之中发现,站在身边的南霸天正满脸惊疑之色,不由的有些奇怪,就开口询问道;”霸天,你怎么了“。

         而正在惊疑之中的南霸天听到阳烈的问话,就用一种不敢相信的语气对阳烈说到:”三长老,你可知道,买到那株轮回莲的是何人!“

         阳烈心中一动,他一直都有些奇怪,是什么人竟然能在欧阳家手中抢走轮回莲,听到南霸天这样说,就急忙问道:”难道你知道那人是谁?“

         ”不错,三长老你可记得,前几日我跟你说过,在城中凤香楼中遇到一位神秘的散修,其修为非常强大,后来我为了结交那位林前辈,就带着他去拍卖行中预定了一间包厢,而那位林前辈订的,就是刚才买了轮回莲的那间。“

         南霸天此时已经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下,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知了三长老阳烈。

         阳烈听完南霸天的描述,心中也是奇怪,按照南霸天上次的描述,这个神秘的林姓修士年纪不大,但是却修为高绝,现在又展露了非同一般的财力,不由的就让他往别处想去。

         “难道这位林姓修士不是极东之地修行界的修士?”

         阳烈的心中暗道。

         看到阳烈一脸思索的表情,南霸天就开口问道:“三长老可是想起了这位林前辈的来历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并没有想到这个林姓修士的身份,不过,我怀疑他不是咱们极东之地修行界的修士,而是从别的大陆过来的!”

         听完阳烈的话,南霸天心中一震,林前辈竟然可能不是极东之地的人,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,要知道想要横游大陆,必须经过无尽的蛮荒,或是无尽大海,天玄境以下的修士不会飞行,想要穿游在各个大陆之间,实在是非常困难的,但是又想到林昊年纪轻轻就有那么恐怖的修为,而且还身怀巨富,心中也不由自主的怀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就在南霸天在心中猜测林昊身份的时候,下面拍卖的东西就又引起了一片哗然,因为这次拍卖的乃是一件难得一见的中阶灵宝,绛色凤纹裙。

         虽然是一件女性修士所穿的灵宝,但是也备受到修士们的追捧,毕竟女性修士的数量也不在少数,在看到拍卖的是一件女性修士所穿的中阶灵宝后,在场的所有女修全部都将炽热的眼光射向了拍卖台。

         拍卖台上,紫嫣从一个须弥袋中取出了一件散发着柔顺黄色光芒的美丽长裙,看着手中的这件绝美的中阶灵宝,眼中也透漏出了一种非常炽热的眼神,不过随即就叹了口气,这件中阶的灵宝长裙,不是她可以拥有的,只能不舍的将其放到了拍卖台放置拍卖物品的架子上。

         随后,就开口道:“这次拍卖的物品是一件非常珍贵的绛色凤纹裙,品阶更是达到了灵宝中阶,这件灵宝是由天玄境四重天的荒修天蚕姥姥亲自炼制而成的,其材质也是用其本体所吐的蚕丝为主材,本身的防御功能极其强大,天玄境以下的修士根本就攻击不破这件灵宝的防御,而且穿上之后,法力恢复的速度会提升三成,实在是一件非常难得的珍宝了。

         ”这件中阶灵宝绛色凤纹裙的起拍价是五十万源石,现在开始竞价!“

         ”六十万源石“

         下面一位女修疯狂的叫喊到。

         正在三楼之中的林飘雪在看到这件灵宝出现的时候,眼中就是一阵光芒闪过,没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如此美丽的事物,更何况这件灵宝长裙不光外表非常漂亮,其本身的功能也非常强大。

         看到林飘雪眼中的喜爱之色,司空玄犹豫了一下,就开口道:”飘雪啊,你很喜欢这件灵宝吗?“

         林飘雪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说道:”这件灵宝的价格不是我能买到的,虽然我很喜欢,但是还是算了。“

         虽然口中这么说,但是林飘雪的眼神还是紧紧的盯着台上那件绛色凤纹裙,司空玄看到后,就开口道:”既然你这么喜欢,那为师也不会不支持你,只要这件灵宝的价格在三百万源石之内,这件灵宝为师就给你购得!“

         听到司空玄的话,林飘雪的心中一阵惊喜,有了司空玄的承诺,只要这件灵宝的价格不超过三百万,那这件中阶灵宝绛色凤纹裙,就会被她买到了。

         就在一位女修报价六十万源石之后,在场的众多修士就听到二楼的一个包厢之内,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女声,”一百万源石“

         台下本来还想出价的很多女性修士都是一阵失落,一百万源石的价格,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件珍惜的灵宝从眼前溜走了。

         二楼其他的包厢中,有人听到这道苍老的声音,心中感到非常熟悉,心中略一思索,就知道了喊价的是谁了,花神宫的宫主花玲玉,花神宫是极东之地为数不多的一个全部由女修士组成的门派,虽然实力并不算顶尖,但是由于派内的女修多于别派修士结为道侣,一般的门派也都给花神宫三分薄面。

         此次花神宫之所以能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,是因为她们的门派所在地离铁壁城并不算远,在知道消息之后,就由花神宫宫主花玲玉亲自率领着两位年轻的后辈女修来参加了。

         这次大势力来参加拍卖会的女修并没有几个,花玲玉是唯一一个达到天玄境的女修士,所以看到其出价后,其余的各大门派中人,也都并没有与其竞争,这件绛色凤纹裙虽然是一件难得的中阶灵宝,但是却是女修所用,他们并不是太在意其归属,也就顺势的送个人情给花玲玉。

         二楼中的花玲玉在报完价之后,就静静的等待着,她知道这次应该没人能和她争这件灵宝了,毕竟这次前来的天玄境女修就她一人而已,而自己的花神宫也一直与各方修士交好,众人应该会给她三分薄面,可是就在花玲玉信心满满的时候,就听见从三楼星月派的包厢里,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。

         ”一百五十万源石“

         林飘雪在听到花玲玉的报价后,也将自己的出价用传声之术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听到竟然有人和自己争这件灵宝长裙,花玲玉的心中一紧,暗道,”难道这次还有别的天玄境女修士来了,随后便发现是星月派的包厢中传出的报价,可是据她所知,星月派中并没有天玄境的女修士呀,心中奇怪,就开口询问道:”不知道是星月派的哪位道友看上了这件灵宝,老妇人乃是花神宫的花玲玉,以前并不知道星月派中有天玄境的女修士啊,不知道是否可以现身一见?“

         正在房间里的林飘雪听到花玲玉的话,转身看了一下自己的师父司空玄,而司空玄则是微微一皱眉,随即就传声说道:”原来是花神宫的花宫主啊,在下星月派司空玄,本派之中确实没有天玄境的女修士,这次想买这件灵宝的是本人的一个徒儿。“

         正在包厢中的林昊本来并没有在意下方的拍卖,因为这次虽然拍的是一个中阶灵宝,但是却是女修所用对他并没有什么用处,他也就没再关注下面的情形了,不过在听星月派传出的那道女声时,心中就有一种莫名亲切的感觉,等到司空玄说出自己名字时,心中就是一震。

         ”星月派司空玄,这不是小时候,将二姐带走修炼的那名天玄高手吗!竟然是他,那他口中的徒弟有没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姐姐林飘雪,想到刚才听到的那道莫名亲切的女声,林昊心中渐渐的泛起了波动。

         “原来是星月派的司空长老啊,不知道是司空长老的哪位爱徒看上了这件灵宝呀!“花神宫主花玲玉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花玲玉的声音刚落,不一会,就从星月派的包厢里传来一道清丽的年轻女声:“小女子,林飘雪见过花前辈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呵呵,花宫主见谅了,本人已经答应了小徒,要帮她拍下一件喜爱的物品,这次小徒却是看上了这件灵宝长裙,真是没有办法。”

         在林飘雪说完后,司空玄的话就紧跟着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而林昊在听到林飘雪的话传出来之后,心中真是惊喜连连,没想到姐姐林飘雪就在这次前来参加拍卖会的星月派修士中。

         花玲玉听完司空玄的话后,也没有办法,只能轻声说道:“那既然如此,就各凭本事吧!”

     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再次将价格提了上去,一来二去转眼间,这件灵宝长裙的价格就涨到了三百万源石,而随后就再次听到花玲玉的声音传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三百二十万源石”

         听到价格已经到了三百二十万源石,司空玄无奈的看向面带失落的林飘雪,只能放弃出价了,就算他是星月派的大长老,也不能随意的将源石花到自己徒弟的身上,能挪出三百万已经非常不错了,再多就不好跟门中各位长老交代了。

         察觉到司空玄看向自己,林飘雪抬起头,略带失落的说到:“师父的好意,飘雪心领了,三百二十万源石的价格已经超出了这件灵宝的价值了,看来那位花前辈是真的喜欢这件长裙。”

         听到林飘雪的话,司空玄也只能摇了摇头,没有再开口。